中国举重队进入最后演练 教练员细抠每一个环节

2012-07-27 16:18 新华网
打印文章发送给好友
中国在线

“磨合、减重、调心态”,这是中国举重队在距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开赛前48小时所做的一切。

26日下午,中国举重队比预定时间晚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来到训练馆,进行抵达伦敦后的第二次适应性训练。队员们中午都睡了午觉,休息得比较充分。下午的训练总共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训练强度不是很大。

中国队赛前几天的工作重点放在各环节的磨合上。“今天来,就是要进一步把各项程序理顺一下,再把细节串一下连贯起来,”男队主教练陈文斌告诉记者,“27日上午要把整个程序和模式进行演练,并最终敲定下来;前面一旦理顺了,后面基本上就是按这套程序走。”

为确保比赛期间万无一失,教练组细抠每一个环节。“我们还做好了备用方案。”陈文斌说。

27日奥运会开幕式当天中午举重馆将封馆,记者看到,组委会工作人员还在现场做最后的收尾工作。陈文斌对场馆的整体状况感到满意,他说,“明天上午中国队还将进行赛前训练,如有可能,就让队员上台找找感觉。”

和每次参加比赛一样,陈文斌现在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能否让参赛选手在比赛开始前喝上口热汤。通常情况下,举重选手为了达到参赛级别体重,一般都要在赛前3至5天开始减重。但在称完体重和比赛开始前这段间隙,运动员都要进食一些东西,以补充能量。

“(运动员的)胃需要一些特殊感觉,但又不能一次吃多,所以浓的鸡汤、排骨汤这类东西很适合,”陈文斌介绍说,“汤里还要再下点方便面,以增加口感,味道熟悉了,临场状态也会更好。”

按照奥运场馆的管理规定,液体带入奥运区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如果汤不能直接带进去,我们就把食材带到场馆,想办法找地方现场煲制,”陈文斌说,“我们已经做好最困难的准备,实在不行,我们就从奥运村带来一些食品进来简单加工,我想也不会太差。”

目前,举重队员已经开始进行赛前减重。“平均每个人一天要降体重0.8至1公斤左右,”陈文斌介绍说,“根据每名选手个人情况不同,比赛日期不同,我们都制定了相应的减重计划。”

中国举重队此次奥运会有10名选手参加9个级别的比赛。除85公斤级的陆永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外,其他人都是首次参加奥运会。因此,辅助运动员调整好心态是让教练组最费心的事。

“每个选手都希望能够发挥出最好成绩,都是冲着金牌去的,但是每个人的心理状态不同,我们都有心理专家进行疏导。”陈文斌说,“我们的教练也根据运动员不同的性格特点,做些疏导;心理状况是不可以量化的,只能从他们平时的言谈举止,以及休息得如何来观察判断。只要表现正常,没有异常情况,那么基本上就可以了。”

为使运动员在赛前较少受到干扰,举重队还采取了一些措施,其中包括收走队员与外界联系的手机卡。“赛前尽量减少打扰,还是集中精力准备比较好,等比赛完了就把手机卡还给他们,”陈文斌说。

“运动员在奥运村住的每个房间都有电视,空余时间他们还可以用自己的电脑上上网,但该休息的时候电脑也要收起来。队里不鼓励队员发微博,即使发也是越简单越好,特别是赛前(运动员)不要花太多脑筋。”陈文斌强调,“我们这些运动员都很自觉,给他们讲,他们都能理解。”

记者注意到,在训练场上的女队教练周继红两只眼睛都是通红通红的,显然是没有休息好。

“大赛当前,教练员可能比运动员还要紧张点,”周继红笑着说。

周继红是28日举重项目首金争夺者、48公斤级女选手王明娟的主教练。她对记者说:“我不能在她面前表露出来,不给她造成压力,让她按照自己的节奏,在比赛中正常发挥。”

“王明娟的心态很好,今天她还提出到奥运村国际区的商店那边转转,我就同意她去了,”周继红说。

谈起队员们在奥运村的有关生活情况,周继红透露说,75公斤级的周璐璐告诉她,房间里的床太软,第二天起床感到腰酸背痛的,很不习惯。头天晚上睡觉翻身,周璐璐还从床上掉了下来。周璐璐打算睡到客厅里的组合沙发上,与周继红商量后,周璐璐准备在地上铺两床被子,睡在地上。

69公斤级的林清峰告诉记者,来伦敦三天了,但还有一些时差感。北京和伦敦有7个小时时差。林清峰表示,“这不要紧,慢慢调,应该能调整过来”。

当天和中国队一同在训练场上训练的还有其他国家的队伍,虽然将面临台上的竞争,但大家在台下却很友好。记者注意到,中国队、哈萨克斯坦队和日本队的教练员都主动相互打招呼。

训练后,举重队教练万建辉没有对其他对手进行特别观察。他称,“中国队对外国主要运动员的情况都有所掌握”。

据陈文斌介绍,为保证充分休息,中国举重队队员将不会出现在27日晚上举行的奥运会开幕式现场,举重队将派部分教练员和队医参加。

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时间为7月28日至8月7日。259名选手将参加15个级别的角逐。

来源:新华网(记者 辛俭强、刘阳) 实习编辑:彭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