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争夺无底线逼奥委会出手修正

2012-08-10 10:10 中国青年报
打印文章发送给好友
中国在线

EXCEL体育馆区域的安保力度这一天突然增强:全副武装巡逻的壮汉明显增多,安检员甚至要打开记者的笔袋看个仔细——原因是英国首相卡梅伦今天(8月9日)要来观看女子拳击比赛。结果,东道主选手亚当斯不负众望,在MJ“你一定会挑起事端”那宗教仪式般的歌声引导下,在首相和几乎全场观众的呐喊声中,这位51公斤级女拳手奋勇击败印度拳手孔姆并晋级决赛。

“从我12岁开始练拳击的那一天,就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让全世界看到我的比赛,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当我进入半决赛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会得到奥运历史上第一枚女子拳击铜牌,但当我又进了决赛之后,我又想要一块颜色更鲜艳的奖牌。”亚当斯说,“我不确定观众情绪如此热烈是不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看过女子拳击比赛,但我们确实在这里获得了和男拳手同样的待遇,我们听到了同样的欢呼,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

尽管拿过5届世锦赛冠军的孔姆是印度人赢得奥运会金牌的唯一希望,但最近一次世锦赛,正是亚当斯把她淘汰出局——在孔姆运动生涯的巅峰期,女子拳击运动一直没有被奥运会接受,她因此告别拳手生涯当了一名警察。而再次重返拳坛,正是因为2009年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确认在伦敦奥运会上增加了女子拳击项目。

“我对裁判的判罚有些疑问,但无论如何我来到了奥林匹克舞台,这已经让我心存感激。”孔姆说,“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份幸运。”

女拳首进奥运大获成功

的确不是每位女拳手都能拥有这份幸运——就在亚当斯击败孔姆的3个小时之前,82岁的芭芭拉·布翠克来到了拳击台边,这位在上个世纪因“女子拳击运动非法”,而不得不在美洲结束职业生涯的老人声音颤抖地说:“这是迟到的一天”。

女子拳击从本届伦敦奥运会开始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至此,奥运会上再无仅允许男子运动员参加的运动大项,倒是花样游泳和艺术体操两个小项比赛只允许女选手参与。换句话说,2012年伦敦奥运会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

观众的拥护度足以令当初同意女拳运动进入奥运会的国际奥委会执委们感到骄傲:女子拳击比赛开赛5天来,观众场场爆满,其热烈程度丝毫不亚于同场进行的男子拳击比赛。尤其爱尔兰传奇女拳手泰勒与英国女拳手尤纳斯的那场1/4决赛,几乎是记者在奥运会期间看到的最惊心动魄的一场较量。

爱尔兰人与英国人的历史渊源和两位拳手各自的传奇经历,让这场拳击比赛融入了极为浓厚的“国家对抗”因素。赛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整场都在高声呐喊的观众。这真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比赛。

首次进入奥运会便被极度认可的女拳项目,为即将在2016年巴西奥运会上成为正式比赛项目的高尔夫球和七人制橄榄球,树立了难以超越的标杆。

不可否认的是,高尔夫球和七人制橄榄球两大比赛项目得以进入2016年巴西奥运会,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商业利益。但国际奥委会执委们坚持认为,“高尔夫球和橄榄球两项运动,本身代表着健康和积极的体育观念”,因此,国际奥委会同意高尔夫球和橄榄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目的正是“在全球范围内推广正确的健身方式”。

能否吸引年轻人成为设项衡量指标

进入21世纪后,国际奥委会将奥运会比赛大项上限控制在28项,而本届伦敦奥运会响应“瘦身号召”,将比赛大项定为26项——这是历届奥运会中比赛大项最少的一届奥运会。

和北京奥运会相比,棒球和垒球两个大项被伦敦奥组委“淘汰”,女子拳击的加入也只是拳击大项中的新增小项——为此,男子拳击还要削减一个级别,给女子拳击让出一个空间。

“每届奥运会的设项都会有些小的调整,比如以前马球和拔河还是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只有田径、游泳、体操和击剑从来没有缺席过奥运会。”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说,“国际奥委会有一个‘千年发展计划’,其最终目的,还是在全球范围内提高体育活动的参与度,这也是奥运会项目设置的基本原则。”

以4年前在北京奥运会上首次成为奥运正式比赛项目的BMX小轮车为例,本届伦敦奥运会BMX小轮车设有男女两项竞速赛,赛场上动感的音乐和主持人煽情的渲染,让场边的年轻人流连忘返——参赛者几乎都是年轻人心目中的极限运动偶像。19岁的美国女子、小轮车选手克莱恩在排位赛中通过一个碎石土丘时摔倒,在地上躺了一分钟后,克莱恩拒绝了志愿者的检查与搀扶,重新骑车并在观众的热烈掌声中抵达终点。

“我只是大腿上有些擦伤,问题不大。”克莱恩说,“我喜欢骑小轮车,这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能否吸引年轻人”是奥运会设项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国际奥委会要求,“至少在四大洲75个国家和地区的男性以及三大洲40个国家和地区的女性中广泛开展”的项目,才能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因此,对于武术和空手道等多年来致力于进入奥运会的单项体育组织而言,获得世界范围内的承认才是入奥之道。

设项重在奥运精神的推广

“作为一个有价值观念的体育组织,我们无法凭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奥利匹克帮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伦敦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奥运会将给主办国家和城市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留下积极的遗产。除此之外,奥林匹克并不仅仅是全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4年一次的聚会,而是每天都在努力支持全世界草根级的体育运动,通过体育运动来推广团结、和平和人性尊严,这也是奥运会的发展目标。”

正是出于对“金牌至上”观念的修正,国际奥委会2007年同意创办青奥会,2010年首届青奥会在新加坡成功举行,此后每4年举行一届——国际奥委会章程明确表示,创办青奥会的重要目的,是“用一种独特方式推广奥林匹克精神”,“激发关于奥林匹克精神和社会挑战的教育与讨论”,“在年轻人之间提升体育运动意识和参与感”。

“伦敦奥运会的口号是‘激励一代人’,我们意识到当今社会的诸多问题,比如越来越多的孩子们更加热衷于在电脑网络的虚拟游戏中寻找快乐,这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伦敦奥组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在此间表示,“用奥运会的比赛和文化推广,来激励孩子们放下游戏机走上球场,看上去这是一个过于昂贵的想法,但是我注意到,很多孩子已经从赛事中体会到了运动的乐趣。”

事实上,现代奥运会对金牌的争夺已近白热化,但多种指向金牌的手段开始令人感到困惑:金牌对于运动员固然是顶级荣耀,不过,如果普通大众享受不到金牌背后的延伸价值,奥运会的价值将会大打折扣——对于商业开发几乎做到极致的国际奥委会而言,这是一个关系到存亡的重大问题。

来源:中国青年报(特派记者 郭剑) 编辑: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