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双胞胎姐妹游出自己的花样人生

2012-08-10 10:15 中国青年报
打印文章发送给好友
中国在线

今天(8月9日)中午12时,伦敦奥运会花样游泳集体技术自选比赛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水上运动中心举行。蒋文文、蒋婷婷姐妹终于在抵达伦敦17天后,等到了比赛的这一刻。

17天的背后其实是漫长的4年。中国花游主教练井村雅代的脸上又多了几条深深的皱纹,中国花游队的姑娘们又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度过一个个艰辛枯燥的日子。

为了比赛顾不得术后康复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不久,邓阳君突然接到了小女儿蒋婷婷从医院打来的电话:“我刚刚做了检查,但医生故意避开了我,在向教练通报检查结果。”

蒋婷婷肺部疼痛已经有一段时间,日益加重的病情已严重影响到了日常生活和训练。原本就对自己的身体情况有些担忧的蒋婷婷,看到医生私下与教练沟通,心里更加害怕。接到女儿的电话后,邓阳君立即与花游队的教练联系,得知女儿患了“肺大泡”,需要立即手术治疗。

“这场大病对婷儿的身体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伦敦奥运会开始前半个月,邓阳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因为这场病,婷儿本打算尽早退役,没想到还能再参加一次奥运会。”

“当时手术很成功,但婷儿的术后康复时间却被大大缩短,因为她们当时正在备战2009年的世界游泳锦标赛。”

手术后20多天,蒋婷婷就归队恢复了训练,而医生建议的康复时间是3个月以上。“大家都知道,花游运动员需要长时间在水下憋气做动作,婷儿的肺部刚刚做完大手术,呼吸功能尚未复原,水下训练对那时的婷儿来说真的是‘不要命’的选择。”邓阳君流着泪回忆,“婷儿又是那么要强的孩子,从来不向教练提困难。那段时间,我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接到队里电话,说婷儿在训练中晕厥、休克,或是沉到了水底,被送到医院抢救。”

每次听到女儿被急救的消息,邓阳君都心如刀绞。她为此一次次劝女儿:“你不要硬挺着。”但蒋婷婷总是说,“大赛在即,我不能拖了全队训练的后腿。”

那年7月,在罗马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上,中国花游队创造了新的历史,双人和集体项目的最好成绩分别为铜牌和银牌。邓阳君固然为中国花游队的优异成绩高兴,但她更关心女儿的身体。“直到现在,婷儿还时常会感到肺部隐隐作痛。”邓阳君不无忧虑地说,“‘肺大泡’的后遗症可能会跟着婷儿一辈子了。”

退役日期一再延后

2009年罗马世锦赛后不久,中国花游队又投入备战2010年世界杯花游赛的训练中。正是在那届世界杯赛上,蒋文文、蒋婷婷姐妹获得了双人自由自选冠军,成为中国花游历史上第一对世界冠军选手。

世界杯赛之后,蒋文文、蒋婷婷因身体原因向队里提出退役申请,但由于当年广州亚运会的任务迫在眉睫,两姐妹又决定将退役日期推迟到亚运会之后。

广州亚运会上,中国花游队的实力已经远在日本队之上。中国队再次在双人、集体项目上全面战胜了日本队——4年前的多哈亚运会上,正是因为首次击败亚洲花游老牌霸主日本队,中国花游队一战成名,蒋氏姐妹更是成了中国花游的代名词。

但4年之后,这对双胞胎姐妹的身体已经不堪训练和比赛的重负。

双胞胎姐妹特有的心灵相通似乎不仅体现在完成动作的默契上,“身体的疾病反应两人也几乎是一模一样。”邓阳君介绍说,“有一次,文儿因为膝盖半月板磨损需要做手术,当文儿被推上手术台时,正在队里训练的婷儿突然感到腿疼不已,甚至疼得哭了起来,无法完成当天的训练。相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两人一前一后因为阑尾炎割了阑尾,感冒也常常是一先一后。”在多年的高强度训练和比赛之后,姐妹俩身体的伤病程度、疲劳程度基本相似,对于退役的渴望也高度一致。

姐妹俩有心退役,但大赛任务并没有中止的时候。

2010年广州亚运会之后,2011年上海游泳世锦赛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任务又先后提上日程,国家队尤其是四川省队仍需要蒋文文、蒋婷婷姐妹继续作贡献。

姐妹俩的退役日期就这样一拖再拖,但只要接受了大赛任务,她们就会一如既往地全身心投入。井村雅代的魔鬼式训练大幅提高了中国花游队的竞技水平,但对于身处其中的队员来说却是噩梦。得知蒋文文、蒋婷婷将参加伦敦奥运会后,邓阳君怕两个女儿的身体吃不消,“除了每天3次高强度训练外,最可怕的是逼着队员增肥。我们一家人天生都是瘦高身材,文儿、婷儿根本不是容易长体重的人,但为了备战伦敦奥运会,她俩硬是各长了20多斤。井村教练每天强迫她们吃,吃不下了,去吐掉继续吃。别人可能想不到,我这个当母亲的听说两个女儿都胖了20多斤时心里有多难受,只有我能想象她们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对花游的遗憾和理想

最早在双人项目上成名的蒋文文、蒋婷婷姐妹,却没有获得伦敦奥运会的双人比赛资格。是选派蒋氏姐妹还是选派以力量见长黄雪辰/刘鸥参加奥运会双人比赛,中国花游队内部也一直存有争议,但中国队最终决定听从主教练井村雅代的意见,选派一对新人。

“虽然她俩没说,但我知道,她们的心里肯定有遗憾。”邓阳君读得懂女儿的心,“从她们练花游的那一天起,她们就一直与双人项目相伴,不仅因为她们俩是双胞胎,人长的一样、想法一样,有练双人项目的先天优势,还因为她们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上届她们是双人项目第四,这届也许能朝着更高的目标冲击。失去这个机会,她们能不遗憾吗?”

在得知中国花游队参加双人项目的最终人选后,蒋氏姐妹为黄雪辰/刘鸥这对新秀祝福,同时也只能将遗憾深深埋在心底。母亲安慰她们:“只参加集体项目也很好,不用又练集体又练双人,你们终于可以轻松一些了。”但两个女儿不这么想:“既然来参加比赛,就没想过怎样能轻松。”

4年的等待,终于走到了最后的时刻。在花游集体项目上,中国队力图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奥运名次。但无论结果怎样,邓阳君知道,两个女儿已经付出了自己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是时候说离开了,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什么力量能阻止女儿们退役的打算了。”

邓阳君盼望着女儿们早点儿回家:“自从她们进入专业队之后,我们一直聚少离多。现在,终于能重新过上团团圆圆的生活。”

“女儿们这20多年过得太苦太累,希望她们退役后能获得一份稳定、安逸的工作,生活状态能轻松一些。”这是邓阳君对女儿退役安置的设想,却遭到了女儿们的拒绝,“她们想当花游教练,还想开花游培训班。她们练花游这么多年,的确对这个项目感情太深。她们经常出国比赛,也看到了国外花游运动的普及程度和中国花游现在的基础薄弱,她们知道中国花游最需要从哪些方面继续发展。这是她们的理想,我很尊重,但真的很心疼她们,后面几十年难道她们姐妹俩还准备继续过这种与苦累相伴的生活?”

来源:中国青年报(特派记者 慈鑫) 编辑: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