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的伦敦拐点

2012-08-13 11:09 中国青年报
打印文章发送给好友
中国在线

“严禁比赛场地出现商业性广告”是《奥林匹克宪章》的规定,是为了维护奥林匹克运动的纯洁性。但这一规定在本届伦敦奥运会田径场上被“无视”或者是被“推翻”了。尽管赞助商遮掩了商标和品牌,但负责运送标枪、铁饼和链球的遥控车实际上以“mini”为原型,是某汽车品牌新款。这些“mini”车在宏伟的“伦敦碗”中始终忙碌不停,从上午比赛开始到深夜比赛结束,让人感到无孔不入的商业利益的重压。

国际奥委会市场部主管拉姆对此解释说,“在选择运送投掷项目器材遥控小车的品牌时,奥委会没有考虑经济方面的原因”,但这显然难以令人信服。

伦敦奥运会究竟是一届什么样的奥运会,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长卷中会留下怎样的评说?

自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在雅典举办,奥运会至今已是第30次将全世界优秀运动员集中在一个城市进行竞技。不过,人们不难发现,在本届伦敦奥运会上,就连纯粹的竞技运动本身,其阴暗面也令人吃惊。

“兴奋剂丑闻”仍有发生

最近一名因兴奋剂丑闻被逐出伦敦奥运会赛场的是法国5000米长跑运动员哈桑·伊尔特。

1周前,伊尔特参加了田径男子5000米预赛。赛后检测显示,他的尿样有EPO残留成分。这一结果已经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证实,但伊尔特绝不是唯一一个“铤而走险”的运动员。

在伊尔特之前,阿尔巴尼亚男子77公斤级举重选手普拉库、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运动员路易莎·加柳里娜、加勒比海地区圣基茨和尼维斯的女子短跑选手塔梅卡·威廉姆斯3人均已被国际奥委会临时禁赛,进一步处罚将在奥运会结束后,由单项国际体育组织决定。

不但伦敦奥运赛场成为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的严查对象,就连前两届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查工作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收尾。

伦敦当地时间8月11日,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北京奥运会田径男子50公里竞走冠军、意大利名将阿列克斯·施瓦泽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自行车个人计时赛冠军、美国运动员泰勒·汉密尔顿两人,因尿样阳性被取消当届奥运会成绩,两人的奥运金牌也被同时收回。

这份迟到的罚单,证明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的工作是漫长而艰巨的。使用禁药对运动员身体有害,但仍有运动员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这对奥运会而言无疑是更大的伤害。

“公平原则”成奥运赛场奢侈品

奥运会赛场本该无处不在的“公平原则”,在伦敦奥运赛场居然成为“奢侈品”,最典型的例子是东道主英国队选手在场地自行车比赛中钻规则漏洞获利的事实。

就在中国、印尼、韩国的羽毛球运动员因“消极比赛”受罚的当天,场地自行车男子团体竞速赛场,英国运动员菲利普·辛德斯在预赛第一个弯道故意滑倒,为位置不好的同伴赢得重新出发的机会。

国际自行车联盟规定,“选手出发第一个半圈内如果发生机械故障或者摔倒,比赛重新发车”。这一规则原本是为了防止意外和增加比赛的观赏性。但这个规则被辛德斯利用了:辛德斯摔倒后英国人获得第二次机会,他们把握住了这次机会闯入决赛,并在决赛中获得金牌。

国际奥委会公共关系部主管亚当斯对此事的表态显得“模棱两可”,他说,“比赛仍然精彩,这就足够了”。

但如果不以公平为原则,再精彩的比赛也会大打折扣。“伦敦碗”田径女子链球赛场上,裁判拙劣的表演可以印证这一说法。

德国名将海德勒第五投因裁判没有找到链球落地点无法测量成绩,海德勒与裁判理论后,裁判同意海德勒加投一次,但此时其余选手已经全部完成比赛并且开始退场。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结果,海德勒加投成绩不好再次与裁判理论,焦头烂额的裁判居然又在落点区域内,重新“找到海德勒第五投的原始落点”。

难怪被海德勒“挤”下领奖台的中国链球女将张文秀在赛后愤怒地说,“这种水平的裁判不应该出现在奥运会中”。

事实上,此前已有裁判因“水平过低”被逐出本届伦敦奥运会赛场。在男子拳击56公斤级1/8决赛中,日本拳手清水聪在第三回合的3分钟内6次击倒阿塞拜疆拳手阿卜杜拉,但裁判却在比赛结束后宣布阿卜杜拉晋级4强。愤怒的日本代表团立即提出抗议,“宣布比赛成绩的时候我震惊了,这是一个不可理解的结果。”清水聪说。

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规则规定,一回合内击倒对手3次或者3个回合中击倒对手4次意味着自动胜出,但来自土库曼斯坦的裁判梅列特尼亚佐夫却对此规定视若无睹。最终国际拳联不得不取消梅列特尼亚佐夫的裁判资格以息众怒。和梅列特尼亚佐夫一同被踢出奥运拳击赛场的还有德国裁判沙马赫、阿塞拜疆技术官员阿比耶夫。

国际奥委会需要及时修正

《奥运匹克宪章》的精髓在于,“奥林匹克的目标是让体育为人的和谐发展服务,同时让人拥有创造和谐社会的见解,保持人性的尊严。”但在伦敦奥运会上,不少人似乎并不在乎奥林匹克运动的真正意义。或许,奥运会的轨迹已经到了需要修正的时候了。

崇尚公平竞赛原则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否真能如人所愿,在4年后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上完成渐变,目前看来仍充满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让里约热内卢成为下届奥运会举办城市,本身就是国际奥委会和联合国合作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奥委会希望在犯罪率高的国家通过体育运动来实现国家的发展与和平。”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伦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国际奥委会努力为年轻人提供体育活动和教育,帮助他们树立团结、尊重和和平共存的意识,以此来改变年轻人的暴力观念。和联合国组织合作,在年轻人中开展体育运动,让他们能在城市建设中贡献自己的力量,这同样是国际奥委会职责所在。”

国际奥委会的资料显示,该组织与国际红十字会的体育复兴计划如今已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例如在阿富汗的战后重建工作中,国际奥委会斥巨资帮助战争受害者和残障人士参与体育运动;在非洲,“世界食品计划”也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资金帮助,孩子们在学校中得到食品供给,学校和社区的体育设施也由国际奥委会资助。

此外,和联合国难民组织的合作也是国际奥委会的重要工作之一。这项合作在全球的难民营和难民安置点提供基本体育设施和体育活动,特别是为儿童和年轻人参与体育运动提供便利。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也参与其中,难民由此获得了与周围社区居民的对话机会。

在本届伦敦奥运会上,国际奥委会和联合国难民组织在英国奥组委的帮助下,收集了10万件捐赠的运动服装。在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他们收集到的衣物是7.5万件。这些运动服装将被派发给贫困地区需要体育运动的年轻人,以帮助他们参与运动,提高生活质量。

“作为一个国际化的体育组织,国际奥委会要不断宣传正确的价值观念。”罗格说,“我们很难单凭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但我们可以通过体育运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我们热切盼望,4年后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会成为“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缩影。

来源:中国青年报(特派记者 郭剑) 编辑:宁波